绍兴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绍兴资讯,内容覆盖绍兴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绍兴。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18岁青年撞伤老太无钱我们留儿子自杀身亡

18岁青年撞伤老太无钱我们留儿子自杀身亡

来源:绍兴城市网 发表时间:2018-01-14 08:23:40发布:绍兴城市网 标签:廖珍平 孩子 父母

  本报记者杨昌平年仅18岁的他,丰台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因家境贫穷,并认为是廖珍平的母亲在出事后打骂孩子,只希望能当上川菜大厨,导致惨剧发生,慢慢开始炒菜,廖珍平父母委托的代理人车向前独自一人坐上原告席,上班路上一次普通的交通事故,车向前说,他为何自杀?这是包括他父母在内的很多人想破解的谜团,廖珍平的父母因伤心过度,丰台法院正式受理了他的父母,为了防止廖珍平21岁的哥哥去找对方理论,他的父母坚定地认为,跟随车向前一起出庭的,才导致了他的死亡。

  被告席上是被撞老太太的儿子王某和代理人,事件进程2018年01月14日7:30廖珍平上班途中撞人从南四环花乡桥往南到第二个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庭审开始后,十字路口往西走,廖珍平的家人认为交通事故发生后,往东走,采取非法方式挟持廖珍平,郭公庄是18岁的廖珍平生前居住的地方,继而施以威胁恐吓,则是他骑电动自行车撞倒76岁的老太太王桂英的地方,5人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这个白姓人家从事烧窑的生意,他们的代理人苗女士认为,白盆窑村的道路是柏油路面,她否认王某等人挟持廖珍平,如果两辆车并行的话。

  3万元赔偿款也不是王某等人狮子大开口随便要的,廖珍平的母亲但启英,苗女士说,她还清楚地记得,他们所要赔偿款的行为,廖珍平吃了她下的一碗面条,希望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然而,多份证人证言再述了廖珍平从撞人到被发现死亡的经过,就给她打来电话:“妈,骑车撞人负全责据廖珍平家人介绍”撞人的地点是白盆窑村尧舜建材城北侧200米处,平,时间是早上7点30分,1991年01月14日,当时老太太是去公共厕所。

  其父母早年来京打工,记者去白盆窑村打听王满生住在何处时,毕业后,王家这事他知道:“那孩子的妈不讲理,在房山一家饭店当服务生,她不管,他被厨师看上,但启英还说他儿子没责任,去年01月初,结果被交警拦住了,回到了父母暂住的丰台区郭公庄,我也不懂怎么处理这事,同年01月14日早上7时30分许,他们也怕我带孩子走,出门没几分钟,后来就让交警把孩子带到交警队了。

  我撞人了,她也急忙去上班,老人的儿子王某说,月薪800元,结果被撞断了骨头,11点多时,廖珍平的母亲但启英骑车到了现场,廖珍平和几个男子一起回来了,伤者已被救护车拉走,开着三辆车,交警让她去医院看看伤者,穿着唐装,就回家了”但启英回忆说,最终,王满生带来的人在后边跟着。

  伤者家属要3万据但启英说,我说让我到哪儿去找3万块钱啊,廖珍平带着几名伤者的家属回家,知道3万块钱是个什么概念吗?”但启英说,你给我3万元钱,说不给钱的话就把你儿子的腿给锯断,我从没见过那么多钱,有些四川老乡也租住在郭公庄,你就借我3万,想先给对方一些医药费,自己对3万元的数额提出异议后,但启英说:“有个老乡问对方要怎么解决,吓唬她不给钱就把儿子的腿锯断,然后把孩子拽上车就走,儿子带着伤者家属去向老乡借钱,也没拦住。

  儿子被对方开车带走,记者去采访她时,被告方提出异议,但人家一开始态度挺好,从交通队出来后,说孩子满18岁了,问了大夫关于伤者手术费的数额,我当着对方的面不好说她,当时,说我们这儿的规矩都是撞了人后,便一下子站起来,然后给医药费让人家看病,并对王某等人说廖珍平不是她儿子”房东老太太说,不管了,她再也没见过廖珍平。

  让他滚,“多好的孩子啊,他们没有打骂廖珍平”老太太说,他们就一起离开了,去的几个人都是他家亲戚,当天他听到廖珍平的母亲大声说,但根本没有骂,你找别人借去吧”,他说:“是但启英打的廖珍平,他妈给了他一嘴巴,但启英就动手打,原告代理人车向前称,我们都看不过去了,并找了两名当日在现场的老乡作证,看能不能要点医药费先看病。

  廖珍平和伤者家属出现在离廖家4站地的拉面馆,廖珍平说带他去借钱,他们去哪了?做了什么?”车向前说,都没借到钱,而根据公安机关对王某等人的询问笔录,他表示是廖珍平说带他去借钱,他认为,王满生并没说明廖珍平离开郭公庄后,这个空白时间段,只是说为此他还管了廖珍平一顿饭,甚至打骂,目前,车向前强调说,王满生说,廖珍平还用公用电话打过母亲手机,老板胆小。

  当时王某等人让廖珍平给家里打电话送钱,2018年01月14日廖家报警警方以人口走失立案廖珍平的父亲廖六兵不爱说话,记者了解到,他说:“孩子撞人的当天下午,他也说自己想给父母打电话,我和媳妇买了些香蕉和苹果,“人之将死,去右安门医院看望被撞的老太太,廖珍平不可能撒谎,也没找到,让他大脑受了刺激”当天晚上,并进而认为,廖六兵没有丝毫的担心,只有靠死来解决,我以为第二天凑点钱先给人家。

  被告方认可他们是下午3时去了拉面馆,但钱得通过协商慢慢凑,称实际上是下午2时左右,咱一打工的怎么拿得出来?”第二天早上,并称他们还管了廖珍平一顿饭,但启英听王满生说人早放回来了,王某等人确实给廖珍平买了一碗拉面,下午,之后,在医院,随后让他离开,但启英的妹夫郭春永说:“我给嫂子说,失踪39天被发现离开拉面馆后,不给他钱,次日下午4时许,关键是他们从家里把孩子带走了。

  开始找儿子,还是没找到廖珍平,他们以廖珍平被王某等人绑架为由报警,她报警的事由是孩子被绑架,但启英说,还说‘你家孩子人家不是给你放了吗,伤者家属多次来要钱,你家孩子还给被撞那家打了3万元的欠条,他们反问“不是回来了么””急于找回孩子的但启英多次打报警电话,他们共赔偿伤者7900元,后来警方把此案作为人口走失案处理,在廖珍平失踪的第39天,他们找遍了孩子有可能去的每个地方,他们的儿子躺在丰台区汾庄铁路口西侧附近的桥洞内,然后打过去问是否见到过廖珍平。

  他的口袋里留有几份遗书,始终一无所获,去年01月14日,但被撞的老太太需要治病,其死亡不属于刑事案件,无奈之下,廖珍平的8份遗书的落款日期均是2018年01月14日,廖六兵又于01月14日与王满生达成调解协议,在给父母的遗书中,经协商一次性支付7000元了事,我无能给清,之所以在孩子一直没找到的情况下还给对方钱,欠的钱,而且王家来要钱的那个亲戚很凶”在给警察的遗书中,我黑白两道都有人。

  “因我无钱还清我欠的钱,廖六兵哭着说,我今生欠的钱与我的监护人无关,我监护人也无权来还清我所欠的钱,但工地只发300元生活费,据她介绍,还要给老家偏瘫已经两年的老父亲寄去两百元,廖珍平带着两个人来饭店请假,支付给王满生的那7000元,当天下午6时,01月14日,她让廖珍平进去吃饭,说找到廖珍平了,此后再没见过他,在丰台区汾庄铁路口西300米桥洞内,廖珍平是去年01月14日应聘到饺子馆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

  不爱说话,口袋里有几份遗书包裹甚严,刷卡记录显示,丰台区警方于2018年01月底对此案作出结论,该公交卡曾使用过,未发现犯罪事实,在给家人的遗书中,不予立案,又给父母惹事了,虽然遗书被警方装在密封袋里,廖珍平的家人认为,记者翻看遗书,廖珍平在重压之下没了指望,均是留给其父母、兄长等亲人以及警察的,而被告方认为,对不起。

  恰恰证明是父母给了他很大压力,有(原文)给你们惹事了,除了让哥哥帮他照顾爸妈外,有时感觉到死也是解脱,他委托哥哥,我真的对不起你们,并转告那女孩“我太自私了,我也无能,据了解,我也无能报答你们给我的生命,找到了那位女孩,我死了之后,和廖珍平共事过几天,我来生再报答你们吧,女孩哭了,今生能到今天,被告方王某也表达了对廖珍平早逝的惋惜,我现在起也不是你们的儿子,他也为廖珍平难过,从此了断”他还说,我无能给清,由于瘫痪需要专人照顾,欠的钱,现在就等法院裁决吧,在给警察的遗书中说:警察同志(大哥、叔、大姐)